当前位置 主页 > 十大杀肖公式 >

广东足球9年的得到与错过他们没有自己的徐根宝

  

  记者白国华报道 如果把上港的夺冠走过的十数年历程视作一个“典型”,那么,这个典型是个特例,其实是不可复制的。天时地利人和,缺一不可,更重要的是,中国只有一个徐根宝。

  作为对手,恒大走的是大多数俱乐部走过的正常路子,依托自身俱乐部的班底,每年适当补充,如果说恒大有何不同,在于他的夺冠框架是靠买过来的;早年的囤积,加上每年的补充都非常到位,这一红利让恒大吃了8年,在此期间,他们完成了中超七连冠,亚冠也两度抡元。

  第一次是2010年,在恒大还没有接手广州足球前,刚好叶伟超(89/90年龄段)等8名全运队员回归,这对于降入中甲的广州队来说,是雪中送炭,其后恒大接手后,开始大量买进球员,这批队员在2010年的中甲踢了一年后,就逐渐就淡出球队;第二次,恒大从解散的东莞南城买入了廖力生、杨超声、方镜淇等8名队员(93/94年龄段),最后,仅廖力生在恒大站稳脚跟。不过位置也不稳,毕竟在后腰的位置上,恒大可用之人太多了。

  廖力生在恒大能出来,还得感谢里皮,2014年亚冠对墨尔本的比赛,他大胆地用廖力生换下穆里奇,从此一战成名,从这个意义上说,廖力生虽由南城培养,但出名却是在恒大,算是恒大这么多年培养或者说使用年轻队员难得的例子。

  年轻队员想在恒大立足,非常难,这是由恒大追求的目标所决定的,底子打得好,自然留给后人的空间就少,年年争冠军,留给年轻人的机会自然也少,而由郜林、郑智、冯潇霆、张琳芃所建立的这条“脊柱”,这么多年都是恒大最倚重的力量,见缝插针,谈何容易?

  这批队员,从去年开始展现疲态,这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要进行新老更替,从前两年开始就应该进行——一边要拿冠军,一边要新老更替,大多数时候,这是难题无解。

  在成绩和未来之间,恒大选择了前者,老辣的斯科拉里,去年用尽浑身解数,帮恒大保住了一个联赛冠军;而执教尚缺火候的卡纳瓦罗,则在栽了跟头,今年既没有完成更新换代,中超冠军也丢掉了。

  卡纳瓦罗是否应该背这个锅?或者说,面对球队阵容逐渐老化的时候,他能拿出什么样的解决办法?在2018年交出一份失败的答卷以后,2019年,他是否会转变思路?

  但可以肯定的是,即使卡纳瓦罗想换个思路,想给更多的年轻人机会,以恒大目前的班底来说,潜力也不大,因为恒大的年轻人,和主力阵容相比,水平差距甚远。

  恒大不是不想自己培养一些年轻人,就像以前力推的张奥凯、胡睿宝,但事实证明,这只是一种拔苗助长。

  可以说,2018年遭遇的重挫,只不过是把前几年恒大一直存在的问题集中暴露出来,面对这个局面,可用的招数并不多。

  但,哪个俱乐部没有问题呢?对恒大来说,其实解决问题的方式也许很简单:再拿一个冠军,也许所有问题,都不会成为问题了。

  上海,以上海东亚为班底,广东,以广东日之泉为骨架,那场大雨中的决战,就如同给两支队伍打好了标记。

  差不多十年后,已变成上港的东亚,拿到了中超冠军,而同时,已变成历史名词的日之泉队员们,能够拿得出手的,就是叶伟超在中甲VS中乙附加赛中,一脚帮铁汉保住了中甲资格。

  同一批人,在两地走了不同的道路,结局迥异,究竟是什么,造成了如此强烈的反差?

  2006年,徐根宝的东亚开始组队,参加中乙,2007年,他们冲甲成功;2007年,同样的目的,当时广东全运队的主教练找到以前合作过多年的日之泉老板林勤,“我们也组队从乙级联赛开始”?

  这是双赢的事,广东队需要比赛锻炼,而林勤接手这支队伍,也花不了多少钱,毕竟还有广东省体育局在全力支持,作为一个精明的生意人,日之泉那些年从来没有断过跟足球的联系。后来,林勤不无得意地说过一句话,“重新搞回足球,我们水的销量起码增加了30%。”

  体育局出球队,赞助商出钱,这不是什么稀奇的模式,但在当时,也仅有几个地方可以实现,毕竟当时的中国足球,正在谷底,根宝找到东亚,曹阳找到日之泉,那是因为根宝有面子,日之泉有传统。

  2008年,日之泉也冲甲成功,他们比东亚,仅仅晚了一年,但过程都一样,用了一年的时间,就完成了从乙级到中甲的转变。

  叶伟超说:“像以前张琳芃、姜至鹏、武磊、汪佳捷、吕文君、颜骏凌这些队员,我们这批队员在U15的比赛时就开始交手,每年至少有两次比赛的机会,很熟。”

  双方的实力如何,心知肚明,他们的确是89/90年龄段国内最强的两支队伍,事隔多年,曹阳给了两支队伍中肯的评价,“从队员的能力来说,即使是当年,我也觉得上海的这批队员比我们要强,但如果从准备的角度看,我们对2009年全运会的准备更加充分,可惜了,那场决赛……”

  这一年,东亚“心有旁骛”,他们既想在中甲取得不错的成绩,又想把最好的状态留到全运会上;而日之泉则不同,联赛纯粹是为了锻炼队伍,他们所有心思,都在7月的山东全运会上。

  首先,山东是东道主,整个代表团的策略很简单,凭借东道主的优势,要把老大广东代表团拉下马,而足球,金牌一块当三块,自然是重中之重。在赛程编排上,按照当初的预计,广东和上海会在半决赛相遇,两虎相争后,自然有东道主在决赛等着他们,孰知人算不如天算,一场突发的斗殴事件,让东道主的精心策划完全落空。

  C组的最后一轮比赛中,北京3比1战胜天津。天津在比赛中被罚下了3名球员,赛后,几乎所有队员都参与了追打主裁判的“行动”,替补队员12号赵世桐狂追当值主裁判何志彪近100米。因为这一斗殴事件,组委会取消了天津的比赛资格,但奇怪的是,小组赛积分榜没有被重新厘定。但根据这个从来不存在的积分榜,C组重庆、北京、上海三队均为一胜一负,净胜球都是0,根据总进球数排名,小组第一为北京,第二位上海,第三为重庆,又因为B组第3名湖北与C组第3名重庆积分相同,通过抽签,重庆晋级。

  本来按照预计,上海应该是这个小组的第一,但他们变成了第二,于是东道主山东和上海在半决赛就遇上了,双方进入点球决战,上海进入决赛;另一个半区,半决赛中,广东同样依靠点球淘汰了辽宁。

  这场决赛前,双方那一年已进行了3次对决。全运会第一阶段预赛,上海在广东赛区就曾以1比0小胜,而在中甲中,日之泉在主场4比2获胜,客场0比1输球。

  但这场大雨中的决战很快就失去了悬念,场地泥泞。第16分钟,两队球员在中场进行拼抢,广东队谭宾凉和上海队张萌祺同时倒地,谭宾凉倒地后有一个附加动作,主裁判万大雪直接出示红牌将他罚下场,广东队刚开场就少打一人。最终凭借张琳芃、吕文君和战怡麟的进球,上海3比0完胜,时隔26年,再次夺得全运会男足金牌。

  万大雪,2011年中国足坛反赌扫黑时,公诉人起诉他收受贿赂总计94万元,其中全运会上海队对垒重庆队和广东队的两场比赛,担任主裁判的他,共收受上海市体育局足管中心45万,这两场球,上海分别以2比1和3比0取胜,并最后夺取了冠军。

  不仅如此,他还执法了广东队对北京队的八强比赛,广东队以1比0取胜。赛后,广东足管中心“孝敬”了10万。

  回想起这段历史,让人哑然失笑,两支队伍决战,营造的居然是这样一种环境……

  上海《新民晚报》后来回顾了那场全运会决赛,“这场雨战开场不到20分钟,万大雪就出示红牌罚下了一名广东队球员,从正常角度来看,这样的判罚的确过严。本来势均力敌、却过早缺少一人的广东队,只能改变战术全线回收防守。结果,人数占优的上海队下半场连进3球,最终以3比0大获全胜。现在来看,万大雪的执法有不小的疑问。”

  这场决战,以上海的获胜告终,他们赢了至关重要的第一回合,当然,从职业发展的角度看,这可能并非是决定性的,因为队员们当时才20岁,留给他们的时间,还很长很长。

  踢完全运会,东亚一步一步稳扎稳打,直至被上港集团收购,最终在2018年问鼎中超,这时,离那场决赛已经快十年了。

  其实,经历几年打拼后,这支队伍,已具备了冲超的实力,或者说,他们本来可以走上跟东亚一样的路,但阴差阳错间,咫尺天涯。

  2011年,富力有意收购日之泉,毕竟,富力老板张力在广州长大,有着浓厚的南派足球情结,而这支日之泉,根正苗红,是再适合不过的收购对象了。

  曹阳至今仍记得当初一位跟他相熟的朋友传话,“有一个好消息,但对你来说,可能是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富力想收购日之泉,坏消息是,收购了以后,曹阳可能下课。曹阳笑着说:“我下课有什么关系,最重要的是这支队伍能够有更好的发展前途。”

  作为俱乐部的老总和球队的主教练,曹阳希望自己的弟子也能早日升上中超的平台,后来该消息被证实,富力出价2000万收购日之泉,他们甚至可以提高到3000万,但他们的报价,被林勤拒绝了。

  最终,富力从金德手中收购了当时的深圳凤凰,日之泉,就这样和机遇擦肩而过。

  更巧合的是,这一年,日之泉和富力的冲超大戏,几乎缠斗到了最后一刻。2011年7月3日,在日之泉的主场广东省人民体育场,他们在领先的情况下被富力逼平。

  “那场比赛前,我们领先对方4分,如果赢了就领先7分。这种情况下,对方冲超的心气也就停了,但没赢,给了对方信心,最后在下半年,他们加大投入,最终冲超成功。”曹阳说。

  那一年,富力排名第二,日之泉排名第三。如果赛季初就被富力收购,又或者那场比赛踢得再好一点,那么日之泉在2011年也就冲超成功了。

  错过了2011,还有2013,当时,最后一轮仍有冲超希望的日之泉,在佛山世纪莲球场0比1输给重庆FC,再次以赛季第三名的身份结束了整个赛季。

  两次错失冲超机会,曹阳说:“没进入中超,有多方面的原因,但当时如果俱乐部能够再加大一点投入,我想这应该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叶伟超说:“如果当年投资人有更高、更长远的想法的话,我们这批人会有更好的机遇。”

  作为投资人,林勤的风格一向是量力而行,步步为营。接手球队,包括征战中乙以及头几年在中甲站稳脚跟,日之泉的花费并不太大,但真正需要咬牙冲中超的时候,林勤的犹豫也是可以想象的。

  最终,林勤选择了退出,2014年11月28日,广东省体育局同意日之泉足球俱乐部西迁申请,俱乐部产权100%归陕西所有,从此再无“广东日之泉”。

  2014年12月14日,日之泉俱乐部正式易名为陕西五洲足球俱乐部,但2015年1月31日,中国足协网站发布了《关于公布2015年中甲联赛参赛俱乐部名单的通知》,该通知中,并没有陕西五洲俱乐部的名字,这意味着球队无缘2015中甲。

  球队注册中甲失败后,为了能够稳住军心,陕西五洲方面在今年1月22日开出了一份“承诺函”,书面保证一定会补齐欠款,并让球员打上中乙。队员杨斌说:“我们那时已经做好了打中乙的准备,陕西那边也说一定没问题,肯定让我们踢上比赛。”

  遗憾的是,承诺函很快成了一纸空文。球队前助教冯峰表示陕西五洲俱乐部就像一个空壳,他说:“陕西那边一直没有一个具体的负责人,队员们有事也根本不知道找谁,球队的具体安排也没人负责。”残酷的是,即便是打中乙,陕西五洲仍然未能通过注册,承诺一定会补齐的欠款也一分钱都没有发。

  冯峰透露,直到现在,仍有部分球员的参赛证被扣在陕西那边。球员为了自己的生涯,只好向中国足协申报“参赛证挂失”。仍然对陕西方面抱有幻想的球员,则直到转会期截止前才不得不接受“失业”的现实。冯峰表示,这场闹剧对球员伤害最大,“这是两家俱乐部转让不畅造成的,却让很多球员承担了后果,对球员来说,突然中断踢球对职业生涯真的很不利。”

  目前,还有十几个球员没能赶上转会期而“待业”。杨斌说:“我们现在就是等待夏季转会窗,争取能找到球队,先踢上职业联赛再说。”杨斌现在仍是广州体院的学生,他用随校队训练的方式保持状态,涂小朗选择在天河体校当少儿教练,而梁华、黄成帅等许多球员,只能暂时在业余赛场打拼。也有部分球员“曲线救国”,如崔宁和黄浩轩这段时间正积极筹备赴希腊踢球。

  关于日之泉西迁陕西却又离奇地未能获得注册的事情,现在仍然有很多谜团——只不过,对于这批队员来说,曾经属于他们一起奋斗的芳华,这一刻彻底结束了。

  如果把日之泉作为一个“反面教材”,徐根宝和上港这批队员的成功,那真是绝佳的参照物。

  选材上,两批队员起点都很高,无论是日之泉的双子星叶伟超和尹鸿博,还是东亚的武磊和张琳芃,都是89/90年龄段的佼佼者,然而,从机会上说,身处平台的不同,两批队员迥然不同。

  在上海,只要根宝看中的人,基本都可以带走,而广东省足协,还要和平级单位的广州足协,深圳足协抢人,虽然在全运会时,他们是一家人,但踢完后,广州的归广州,深圳的归深圳,2009年全运会结束后,2010年,郭子超、叶伟超、陈建龙等8名广州籍球员回到广州队,栗新、张迅伟2名深圳籍球员则回到深圳队,光凭这点,队伍的完整性已无法跟根宝的队伍相比。

  在进入国字号的问题上,日之泉的队员也无法跟东亚的队员相比。“那个年代,想进入国字号U系列的队伍,有时候还要送钱,我想想这不值得,所以你会察觉我们这批队员入选国字号的队伍不仅少,而且晚。”曹阳说。

  2009年全运会后,郭子超、尹鸿博、潘佳、史亮入选国奥集训名单,如此大规模的广东球员入选国奥,历史罕见。这算是对这批队员的一次整体认可,但和根宝的队伍比,他们早已落后了一大步。

  如果说,在队伍的完整性和平台的选择上还不算决定性的因素,那么在进入职业道路后,根宝在关键几步上的选择,从而给弟子们带来的收益,则是日之泉的队员望尘莫及的。

  东亚钱不够,徐根宝把张琳芃卖出去;还是钱不够的时候,把整支球队卖给了上港集团,于是这支徐根宝从崇明岛带出来的队伍,才有机会一步步进入中国足球的最高舞台,十年历练后,夺取中超冠军。

  徐根宝又是投资人,又是总经理,又是主教练,三位一体,在决策上,完全可以一人说了算,同时他又具有常人所不能企及的人脉资源,从这一点说,徐根宝在中国,是独一无二的。

  况且,徐根宝还走了另外一条路:上海本来是申花的的天下,根宝身上就有着浓厚的申花标记,但他却等于生生地创造了一个“上港”,和申花分庭抗礼,试想一下,山东的徐根宝和北京的徐根宝,就算麾下都有一批弟子,但他们也很难有机会让一批队员十年磨一剑,他们最大的可能性就是,这家俱乐部拿走几个,那家俱乐部买走几个……

  从这个意义上,当年的日之泉,简直就是东亚的影子,但可惜的是,曹阳不是徐根宝。

  也正因为如此,徐根宝在中国只有一个,就像马云只有一个一样,从竞争的角度说,一个马云的成功,会扼杀一百个李云,一千个周云……

  如果说幸运,武磊的这批队员当然是幸运的,叶伟超说:“中国有几个徐根宝?不要说我们,你说北京的,山东的,哪个队员不希望成为他的弟子?”

  从路径的依赖上说,日之泉成为历史名词,也不过是广东足球的又一次旧病复发。

  还记得培养过吴坪枫、吴伟安、杨智等人的广东雄鹰吗?他们当年走的路和日之泉如出一辙,如果说有区别的话,那就是当年没有像上港这样的队伍,像镜子一样,让自身存在的问题无所遁形。

  2010年,叶伟超、郭子超等8名广州籍球员回到广州队,当时球队被处罚降入中甲,广州足协托管,原本主教练是彭伟国,而随着恒大入主,郭子超们很快就失去了自己的位置,整个2010赛季,他只替补出场2次。

  叶伟超算是这拨人里最幸运的,他幸运地被租借到了日之泉,并在2010赛季大放异彩。

  2010赛季第4轮,叶伟超上演“大四喜”,帮助日之泉5比1大胜湖北,这也是1994年胡志军后,第二个在职业联赛单场攻入4球的广东球员。

  整个赛季,叶伟超攻入14球,没有一个是点球,仅次于打进20球(其中有4球是点球)的郜林,名列射手榜第二名。再作为对比,小叶伟超2岁的武磊,攻入了9球,其中3个是点球。

  2011年,叶伟超租借期满返回恒大,随队征战中超,凭借前一个赛季在中甲的出色表现,他在3月入选了高洪波的国家队,并在对阵哥斯达黎加的热身赛上第75分钟替补出场,终场前助攻郜林破门。

  2011年5月15日,叶伟超在主场对阵建业的中超比赛下半场替换雷纳托出场,首次代表恒大亮相,第78分钟,他打进反超比分的一球,最终帮助恒大3比1击败对手。但在2011赛季时,叶伟超受到伤病困扰,最终仅获得4次替补出场的机会,2013年,他离开恒大,租借到当时还在中乙的客家。

  叶伟超离开恒大,有多种原因:在前锋位置上,他要面临外援的激烈竞争,李章洙是爱才之人,即使这样,还是给了他机会,叶伟超也把握得不错。然而他膝盖和脚踝的伤势一直困扰着他。

  在球队没有位置,但恒大还是不愿意彻底放走他,叶伟超回忆起这段日子,“大概是2013赛季,有一天俱乐部的高层给我打电话说,问我愿不愿意去中能,当时恒大正想引进邹正,恒大希望以球员交换的方式进行交易,中能当时选上了我,因为种种原因,我拒绝了交易,但那时恒大人员很充足,已没有我的位置,所以我只在预备队中报了名,当时没有什么正规的训练比赛,很多时候靠自己到处找比赛保持状态,所以那段时间,是我最无助,最艰苦的时候。”

  想去香港踢球,恒大给叶伟超开了几百万的转会费(其实不算多),但这差不多是香港球队一年的花费,于是这个转会也只能搁浅,没有比赛,他只能踢野球。

  “我有段时间睡不着觉,后来慢慢想通了,睡不着觉也是这样,睡得着也是这样,何必为难自己呢?”叶伟超说。

  从2011年踢上中超到无球可踢,最后叶伟超在恒大熬成了自由身,然后去了毅腾试训,在主教练段鑫和总经理曹磊的帮助下,开始重新回到他熟悉的职业赛场。

  关键时刻,叶伟超还是可以展现他的杀手本色的,如去年铁汉的冲甲关键战,对阵雷曼,他打进关键一球;今年的中甲VS中乙附加赛,依靠他补时阶段的进球,铁汉保级成功。

  叶伟超曾被拿来和胡志军比较,“的确,我的特点就是门前把握机会,这一点的确和前辈很像。但是达不到他的高度和人们的期望值,只能说是我自身的问题,譬如说伤病。”

  叶伟超很享受目前的生活和状态,但当初日之泉的印记挥之不去:“日之泉这支队伍,对我来说很有感情,我们那批队员从乙级一直踢到中甲,一起经历过中甲保级的困难时刻,有我们那批队员青春的回忆,解散那天,我们的心理波动还是很大的。”

  “如果要总结的话,我觉得我们这批人其实也是幸运的,毕竟还有那么多人活跃在职业联赛舞台上,至于说没有能达到更高的境界,只能说,原因有很多方面,个人的力量是很有限的。”

  和叶伟超相比,尹鸿博走的路要顺利很多。2013年,他加盟建业,这一年,他24岁,终于成了中超队员,在建业历练4个赛季后,2017年,他加盟了华夏。

  而在国家队层面,尹鸿博2016年就入选了国家队,还打了12强赛。和叶伟超2011年入选国家队相比,尹鸿博的经历要丰富得多,毕竟能参加12强赛,已是很多中国队员毕生达到的最高境界了。

  不过整个2018赛季,因为受伤,尹鸿博几乎整个赛季没有出场,亚洲杯大名单,自然没有他的名字,但颜骏凌、张琳芃和武磊这3个人都在,当然,这次算少的。

  还是2018年11月3日,上港客场5比4战胜恒大,从而奠定夺冠基础的那场比赛最有意义,为上港进球的吕文君、蔡慧康、武磊和王燊超,都是东亚一期的队员,这简直是量身定做的最好广告。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看着自己的对手梦想成真,不知道叶伟超这批队员作何想法。

  最后,可能归结为命运的安排,广东话有句俗语,叫“好波(球)不如好命”,我试图用这种简单的方式来作一个总结。

  北京时间4月29日16:30分,2017中甲第7轮,新疆体彩迎战武汉卓尔。最终全场比赛结束...

  每个赛季,武汉卓尔与新疆雪豹的较量都被会湖北球迷亲切地称为“兄弟之战”。今天...

  又是客场,卓尔的发挥依旧不够理想。缺少了黄希扬的中场,显然无法为球队提供足够...

  北京时间4月29日16:30分,2017中甲第7轮,新疆体彩迎战武汉卓尔。最终全场比赛结束,武汉卓尔客场4比2逆转战胜......

  北京时间4月23日19点,中甲第6轮一场比赛,大连一方主场迎战武汉卓尔。博利开场不久伤退, 替补登场的赵学斌......

  4月20日晚上,燕京啤酒2017中国足协杯继续进行第2轮比赛,在上半区一场比赛中,业余球队上海嘉定城发在嘉定体......

  赛后,武汉卓尔队主教练唐尧东对球员的表现并不太满意,他认为全队在下半场的表现没有上半场好,不过好在结果......

  北京时间4月15日,2017中甲第5轮,武汉卓尔队主场迎战青岛黄海队。最终武汉卓尔队的三名外援三箭齐发,在主场3......

  2019赛季中超联赛第18轮赛事,保利尼奥以帽子戏法带动恒大战胜一方...

  2019赛季中超联赛第18轮赛事将在7月16日与17日进行,国安与人和之间...

  欢迎大家对网站内容侵犯版权等不合法和不健康行为进行监督和举报,我们会尽快删除。